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都市绝品魔少 > 第两百五十二章 请问,我认识你么?

          第两百五十二章 请问,我认识你么?

            这……这怎么会这样?

            苍石天和苍家的人怎么就向江流跪下了呢?

            要知道!

            苍石天什么身份?什么地位?几乎在南部十七省当中,都可以横行霸道的巅峰存在,他居然如此卑躬屈膝的向江流臣服了?

            嗡~

            在场的所有人,只感觉大脑一阵嗡鸣响彻!

            他们全都痴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苍家人,又痴痴的扫了眼江流,一个个就仿佛是一座座被冰冻住了的冰雕,连呼吸都停滞了。

            “不知道江大师来了江君省,还因为江君省人的无知莽撞,得罪到了江大师您,还请江大师恕罪!”

            苍石天双膝跪倒在江流的脚下,神情既恭敬又卑微的说道。

            那模样,一点都没有苍家第一人的高贵?#20004;浚?#21453;而像极了一个老实淳朴的奴才,拼了命的想在江流的面前,表现着自己的敬畏和?#39029;希?br/>
            然而,面对着苍石天和苍家人的下跪,江流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那张棱角分明的?#33251;?#19978;,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,反而泛着极其冷漠的寒意。

            他居高临下的微低着头,轻描淡写的扫了脚下的苍石天一眼,压低着声音,问道:

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!请问,我认识你么?#20426;?br/>
            江流的这话一出,苍石天明显的微微愣了一愣。

            想他?#20040;?#20063;是南部十七省苍家的第一人,掌管着整个苍家,不说在东南五省有着非常高的知名度,在南部十七省中,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            可在江流的面前,他似乎就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一样。

            这无疑让他有点意外。

            难道,江流真的没有听说过苍家?没有听说过他苍石天么?

            假如换人其他人这么问,苍石天肯定会很轻蔑的甩过去一巴掌,然后大骂他一声无知。

            只是,这个人是江流,苍石天不但不敢有着半丝的不满,还得尴尬的殷勤笑着,说道:

            “江大师不认识我这种小人物,这是很正常的事,可小的?#28147;?#38395;江大师的名头,所以这一次听闻江大师来了江君省,在第一时间,小的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什么?

            听闻江大师来了江君省,第一时间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?

            所以说,苍石天和苍家的人,根本就不是为了谢青山来这里的?

            他们是为了江流而来的?

            哗然!!!

            听着苍石天的这句话,萧家庄园内的所有人,瞬间再一次怔住了。

            他们震惊着,错愕着,惊讶着,与此同时,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底,又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疑惑与好奇。

            为什么苍石天会为了江流来江君省的萧家?

            江流只不过是一个年龄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而已,在来江君省之前,他在外界的传闻,也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宗师,根本就没有?#35828;?#30693;,他会是一个传说中的圣师级别的巨擘……

            还是说,苍石天和苍家的人,早就知道江流是一位传说中的圣师?

            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#20426;?br/>
            “苍石天难不成早就认识江流这小子么?#20426;?br/>
            “这根本就没道理可?#22253;。?#20197;苍石天的身份和地位,就算江流这小子是一位圣师,也不至于让他这么恭敬的向江流下跪吧?#20426;?br/>
            一时间!

            在场的东南五省所有人,不由自主的争相议论纷纭着。

            他们呆呆的望着台上的苍石天和江流两人,很想弄清楚为什么局势会变成这样。

            江流这个看起来很是平平无奇的青年,究竟还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惊天背景?

            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看着苍石天和苍家人对江流的敬畏态度,场中的谢青山,只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快炸开了。

            他一脸的难以置信,嘴里不停的呢喃着,整个人就像发了疯似的,直接冲到了台上,跑到了苍石天的身旁。

            “苍老,你搞错了,你肯定搞错了,这个小?#21448;?#26469;我江君省闹事,还杀了我江君省不少的修武者,他一定不是您口中说的那个江大师,你肯定认错人了,你口中说的那个江大师,一定不是他!”

            谢青山歇斯底里的朝苍石天说道,他的声音,是那么的高亢,几乎是咆哮似的从喉咙里发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他那张被苍石天扇的一片血红的脸庞,也因为他此刻的激动情绪,而变得格外的狰狞,看上去,显得十分的恐怖。

            只是,一听着谢青山的话,原?#20928;?#36330;在地上的苍石天,一下子就怒了。

            “混账!!!”他涨红着脸庞,爆喝了一声,随即整个人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,咻的一下站了身来,又是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谢青山的脸上。

            “啪!”

            清脆而又尖锐的响起一起。

            谢青山的身形,顷刻间就飞出去了好几?#33258;丁?br/>
            他极其狼狈的倒落在地上,嘴角的殷红鲜血,再?#37096;?#21046;不住的流淌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听说,他背后所依仗的人,就是你们苍家的人是吧?#20426;?#20919;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江流没有半点可怜谢青山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他漆黑深邃的眼神,甚至都没有去看谢青山一眼,只是用着冰冷的语气,问了身前的苍石天一声。

            “不!不是的!还请江大师息怒!我们苍家,根本就不是他的依仗,我们也没有他这样愚蠢无知的狗奴才!”原?#20928;?#22240;为谢青山而怒火中烧的苍石天,瞬间就慌了。

            他噗通一声,再一次跪倒在了江流的身前。

            “真的不是么?#20426;?#27743;流不由轻笑了笑,微微低下了身子,将他那张十?#20013;?#27668;的脸庞,贴近到了苍石天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“对……对的!我们苍家,真的不是他的依仗,江大师您千万不要被他误导了,我们苍家怎么敢与您为敌呢?#20426;?#24863;受着江流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,尤其是那张脸庞上所渗透出来的寒意,苍石天当即下意识的解释说道。

            “既然不是,那就好办了!”江流?#26420;?#30340;直起了身子,他的身?#21985;淙幻?#26377;任何的动作,可随着他的心念一动,那具悬浮在他头顶上的罗刹魔身,却赫然朝着不远处的谢青山挥动了它那只巨大的魔掌……

            “轰!”

            滚滚无穷的魔气,无休止的从罗刹魔身的魔掌上汹涌卷出,一眨眼就将谢青山的身躯层层淹没覆盖。

            “啊……不……”

            谢青山本能的挣扎呐喊着,可在罗刹魔身的魔气之下,他几乎没有半点的反抗余地……

            (本章完)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