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晋颜血 > 第八四三章 犹豫难决

          第八四三章 犹豫难决

            “大王,大王,明军跑了!”

            出了宫城之后,南顿王宗与彭城王雄急速赶来,因?#28216;?#24222;大,小股明军纷纷避让,并主动集结尾随,晋军也没有时间去清理,只是闷头?#19979;貳?br/>
            当快接近盐市时,?#24187;?#26021;候来报。

            “追,快追!”

            南顿王宗精神一振,挥手疾呼。

            全军加快了速度,距离石头津越来越近。

            “哈,果然是杨彦之,布阵,速速布阵!”

            彭城王雄突然看到了一袭黑甲,头顶红缨?#38590;?#24422;,顿?#26412;?#21916;的笑道。

            宫中宿卫并非不堪一击,以前有高门对宫中宿卫掺沙子,对皇帝的命令阳奉阴违,令出多门,战斗力自然不强,而司马绍在灭掉了丹阳纪氏与张氏之后,择其中非本姓良家子,与苏峻流民军残部混编,完全掌握在了自己手上,是一支实实在在,由皇帝直接掌控的禁卫军。

            并且司马绍在这支军队上,花费了大量的金钱与?#38590;?#36825;几年来,又始终在战斗,不?#26412;?#39564;,配合也?#25112;?#32431;熟。

            “嗨!”

            就听到全军突发一声呐喊,显?#38391;?#21183;十足,就地布起了偃月阵,形如弯月,月轮厚实,均是宿卫精兵,草莽人士?#21152;?#26376;牙内凹处,随时可以冲杀。

            黑暗中,又因偃月阵是紧密阵势,距离也不足,骑兵没法将马速催动起来,不经过奔跑蓄势,冒冒然冲入敌阵只会陷入对方长矛兵的层层攒刺当中,反置身于险境,而且偃月阵往往以厚实的月轮来抵挡攻击,月牙内凹看似薄弱,却包藏杀机,因此千牛卫只是勒着马缰,冷眼旁观。

            不片刻,一个巨大的阵势草草结成,匀速前行,阵形紧凑毫不松散。

            杨彦不禁倒吸了口凉气,看来司马绍还是有?#30528;?#21834;,这种庞大的偃月阵,在没试探出虚实之前,他也不愿轻易接触,于是打出旗?#29275;?#21629;渐渐聚拢来的明军未得号令,不许轻举妄动。

            南顿王宗与彭城王雄正是看准了这一点,更何况千牛卫只有数千人,不主动进攻没天理了,他?#34892;?#24515;在明军援军大量集结之前以步破骑。

            杨彦紧紧盯着逐渐靠来的巨型偃月阵,突?#24187;?#19968;挥手。

            千牛卫们纷纷散开,借着骑兵的灵活优势,从前左右三个方向,向偃月阵包抄而去,而偃月阵出于人数上的优势,也喊杀连声快?#25509;?#19978;,两军正在急速接近!

            石头城上,陶侃隐在暗处观察,陶瞻从旁问道:“阿翁,你看谁能胜?”

            “这……”

            陶侃迟疑道:“明军虽人数较少,但百战百胜之名岂是?#35828;茫?#32780;黄须儿亦是孤注一掷,此战不好说。”

            皇甫方回从旁道:“主公应立即出城,助明王击破晋军,将功赎罪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哼!”

            陶瞻哼道:“将什么功?赎什么罪?俚僚哗变,又不是家君指使,再退一步说,若非明军南下,俚?#26049;?#20250;哗变,与其将生死?#25381;?#20154;手,不如自己掌握,阿翁,应趁明军?#24418;?#26469;齐,速出兵助司马?#19968;?#26432;明王!”

            “世子,你这是把主公往死路上逼!”

            皇甫方回厉斥道。

            “呵~~”

            陶瞻呵的一笑:“你是安定皇甫氏出身,投杨彦之与?#37117;?#21531;无甚区别,你若真有才能,杨彦之能给你的更多,而家君能给你什么,不过一?#31508;堪?#20102;,难怪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劝家君出降,原来早存了攀高枝的心思,正如孙吴,张昭降得,孙仲谋降不得!”

            说?#29275;?#20415;转回头猛一拱手:“儿请阿?#38518;?#20102;此?#29275;?#20197;防肘?#24178;?#21464;!”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皇甫方回气的浑身发抖,却并未驳斥,他扪心自问,是否存了投效杨彦的心思?

            他没法否认!

            皇甫方回之所以投陶侃,是因他出身于西北安定,连关?#23567;?#20013;原士人都不放在江东眼里,更何况他来自于荒僻的西北?

            曾经他也是建康流浪士人中的一员,多方投递,拜见无门,反而把不多的?#20160;?#32791;了个干净,在走投无路之下,才投了陶侃,而今杨彦即将一统天下,投了杨彦,前程才更加光明啊,因此在潜意识中,他不停的?#20843;?#38518;侃投降,就是为了有个立功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他自觉无可厚非,更何况为陶侃出谋划策多年,他认为自己对?#38391;?#38518;侃了。

            “够了!”

            陶侃却是厉喝一声,制止住了双方的争吵。

            “阿翁,拖延不得啊,明军越聚越多了!”

            陶瞻又拱手。

            “再看看!”

            陶侃摆了摆手。

            实际上他也为难的很,从本心来说,他想投降杨彦,配合明军击溃晋军是个最好的机会,但是俚僚哗变打乱了他的步骤,让他为自己的前途有所担忧,尤其是杨彦身边的兵力不多,又勾起了他的投机心理。

            一方面是御下不严,或会被斥责,?#20547;?#26159;?#25381;行?#20154;搬弄是非,搞不好就是?#20102;?#20043;因。

            要知道,他与江东士人交战多年,这些?#22235;?#20026;他说?#27809;安?#24618;。

            而另一方面,万一投机成功,不说立国?#39057;郟?#33267;少也是分疆裂土,获益巨大。

            如此重大的决定,他不敢轻易下,还要再看看。

            城下的战?#25314;?#21452;方都?#29260;?#20102;弩,骑兵冲锋时,弩就是个摆设,远不如弓灵活好使,而且千牛卫使用的是步弓,势大力沉,射程极远,不比弩差的太多。

            晋军也没?#34892;?#24102;弩,毕竟弩的装填是一大难题,有这时间,再缺乏足够的兵力保护,明方骑兵一个冲锋便能杀入自?#39068;籩小?br/>
            杨彦紧紧盯住战场,观察着形势变化,猛然间,双目精光一闪,他瞅着了晋军的一个致命破绽。

            与骑兵不同,骑兵在疾驰中以双腿控马,可以拉弓开箭,而步兵需靠双臂摇摆来保持身体平衡,没法边跑边射,即便勉强开弓,亦是准头力道大失,几乎没有威胁。

            果然,千牛卫开始围着偃月阵射箭,阵中惨叫不断,晋军也有零星的箭矢斜斜射出,千牛卫一看对方开始放箭,立刻抄起尸体挡在马前。

            “嗤?#20572; ?br/>
            轰鸣的马蹄声与呐喊声中偶尔有箭矢入肉声响起,无一例外,均是射中了尸体。

            这一招,是杨彦向羯人学的,只要力量够大,能提得动尸体,比什么盾牌防具都好用。

            显然,千牛卫拥有足够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双方的距离快速接近,偃月阵不?#36234;?#30340;收缩,长矛向外,根根林立,在还剩十丈左右的时候,千牛卫们同时扯住尸体胳膊,使出全身力气猛的一抡!

            数千具尸体从马头凌空飞出,由于力道过大,?#34892;?#23608;体的手臂都从肩头被拽了下来,伴随着呼啸破空声,两三百斤的肉块翻滚?#29275;?#37325;重的砸向了偃月阵中!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