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画春娇 > 第349章 目的

          第349章 目的

            薛琬对鲜卑之事,恐怕比祐老板知道的还要多。

            所以她心里很清楚,祐老板就算真折腾回去了,也夺不回来他父亲的位置,注定只是空失望而已。

            ?#36824;?#36825;样也没什么不好,比起前世那样庸庸碌碌地过一生,让祐老板试一次,至少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            等到他撞了南墙,头破血流地回来,那时候,他才能真正地?#24066;?#22312;盛朝过他的余生。

            她叹口气,“我还是会遵守诺言,将鲜卑丞相的弱点告诉他的。”

            两个人聊着,不觉过了许久,腹中也?#34892;?#39269;饿。

            薛琬奇怪地问道,“咦,六姐姐不是说,到了吃饭的时候,就会鸣钟示意的吗?#31354;?#31639;了下时间也差不多了,怎么没有听到钟声?”

            今日是款待北疆来的贵客。

            二伯?#24178;?#27663;也好,六姐姐也好,对此都是十分重视的,万没有让客人饿着的道理。

            何况他们离开之前,鹿肉就已经处理过了,烤肉并不复杂,也不需要太多时间,如今已经过去太久了。

            萧然安慰道,“紫衣营的人在附近都安插了位置,若是当真有事,必定会警示于我,所以,你不用担心。应该只是出了一点小差错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他想了想,“你若是不放心,咱们立刻就回去看看吧。”

            薛琬点点头,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这地方离开水榭?#34892;?#36317;离,一路上也没有看到其他人。

            两个人不由加快脚步。

            等到了水榭,发现里面人多忙乱,正好?#38047;?#38754;撞上了薛璎。

            薛璎见了薛琬,这才松了口气,“琬琬,你可是回来了!”

            她指了指里面吃得正酣的?#29238;?#20154;,皱着眉头说道,“鹿肉要等下一批了。”

            萧然见状,往里面一看,压低声音说道,“是秦王和郑王他们……还有一位,是甄国舅的长子甄泰。”

            这三个人可算是皇城中最有权势的青年人了,居然不请自来,出现在这里,这本来就是件匪夷所思之事。

            薛璎低声道,“随他们一道来的,还有莞尔郡主,他们来了看到新鲜烤好的鹿肉,便就吃了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人家是王爷,她只是个普通的贵女,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。

            幸亏鹿肉猎得多,只能叫人再重新准备。

            薛琬低声说道,“看来是来者不善。”

            正在这时,秦王似乎看到了门口来人,笑着对萧然说道,“?#20146;?#34915;营的萧统领吧?过来陪本王喝一杯!”

            陛下没有嫡子,郑王乃是长子,却是宫女所出,秦王是老二,但母家?#36824;螅?#25152;以出门在外,秦王总是比郑王要?#24184;?#19968;点。

            萧?#24187;?#26377;办法,只能先过去,“萧然参见秦王郑王。”

            甄泰看了一眼薛琬,笑着问道,“这位就是名满皇城的薛七小姐吗?”

            萧然脸色一变。

            薛琬却悄无声息地拉了拉他的衣袖,然后笑着上前行礼,“薛琬见过两位王爷和甄公子。”

            这里是二夫人沈氏的私宅。

            这三位不请自来,哪怕是王爷之尊,也是站不住一个理字。

            所以,他们此行未必是来闹事的,他们也没有这个胆子。

            北疆的使者还在这里呢,今日来的还有北疆的洛川将军,在外邦人面前闹事,这是有辱国体的,对盛朝的颜面大大折损。

            陛下面前,这几位就算贵重,但却也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            所以,她不急,也不慌,更不怕。

            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这几位要什么,她看清楚了再应对也不迟。

            果然,甄泰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说话不中听,便没有说下去,只是笑着请了萧然和薛琬坐下,“好久好肉好风景,坐下来一块儿吃吧!”

            秦王也砸吧嘴,“这鹿肉可真新鲜!听说是镇南伯家的小子猎的,这小?#28216;?#29454;有一?#37073;?#25913;天有空,我得向他讨教讨教。”

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还是郑王老成一些,?#34892;?#25265;歉地望了一眼薛琬和薛璎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          这才是高手啊!

            一句话不说,只一个眼神,却已经淋漓尽?#30860;?#21453;应了他的内心。

            他无辜,他冤枉,他可怜。

            他是被拖着来的,他也不想这样的,?#36824;?#20182;的事!

            薛璎不方便说,但薛琬笃定这帮人没胆?#24189;?#20107;,倒是直截了当说道,“这鹿肉是为了招待北疆来的贵客的,三位先吃着,我们等贵客到了,一起再用。”

            秦王脸色一变,“你的意思是我们没有礼仪了?”

            薛琬笑了起来,“小女可没有这样说过,是王爷自己这样想的吧?”

            她并不怕事。

            被大人物盯上的滋味不好受。

            可是,反正她得不得罪人都已经被盯上了,那还不如转被动为主动呢!

            她可是千机司主,掌握着整个大盛朝官员的私密,小黑本本记满了呢!

            鲁王都栽在了她的手上,还差一个秦王吗?

            别以为她不知道秦王手底下那些肮脏的事。

            只?#36824;?#27809;有动到她的利益,暂时留着罢了,若是他胆敢对她有什么异动,她一定会先让他死翘翘的。

            秦王很是生气,但?#21592;?#29956;泰一提醒,他又很快冷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他尴尬地笑,“呵呵,呵呵。北疆人这不是还没有来吗?我怕鹿肉冷了不好吃,放凉了膻味重,那也是浪费,就先吃了。”

            甄泰也?#26149;拖?#27877;,“两位,来,先坐下吧!我们等北疆人来了再开动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薛琬大大方方坐下。

            甄泰笑着对薛琬说道,“其实我以前见过你的,薛七妹妹。”

            他顿了顿,“我和阿朝是好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薛琬挑了挑眉,“哦?不知道甄公子是想要说什么?”

            林朝那样的?#26412;?#23376;,甄泰居然和他是朋友。

            这种事,居然还特地跑到了林朝前未婚妻面前说,这若不是?#25285;?#23601;是蠢了。

            但甄泰显然不傻也不蠢,反而还十分精明。

            他叹口气摇头说道,“哎,我也是没有想到,阿朝居然是那样的人。真是委屈你了,薛七妹妹。”

            原来是想要博取好?#23567;?br/>
            可是这方式,薛琬不接受的啊!

            薛琬皮笑肉不笑说道,“甄公子若是不再提起那人,我便才不委屈了呢。”

            她一边回答,一边心中怀疑,这?#29238;?#20154;莫名其妙不请自?#21019;?#20837;别人的地盘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          是向自己试探吗?

            不是吧!

            或者是想要挑衅自己?

            没有必要啊。

            那这三个人?#21019;说?#24213;有什么目的呢?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