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唐朝工科生 > 第六十四章 事发

          第六十四章 事发

            “兰二姐,报纸呢?”

            “适才老叔在廊下吃茶,拿了过去看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算了。”

            见张德正在吃早餐,兰姬便又问了一句,“阿郎,可要再拿一份报纸过来?收发室报纸甚多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就劳烦你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“阿郎少待便是。”

            出去之后,兰姬直奔收发室,只是到了之后,却发现只有老旧报纸,今天的报纸居然一张都没?#23567;?br/>
            “奇怪……”兰姬眉头微皱,?#36866;?#21457;室的门房,“今朝报纸还未送到么?”

            “噢,适才何老过来,一并拿了去,说是有用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一听是坦叔拿走了,兰姬顿时按捺好奇,点点头告辞,转身离开了收发室。

            回到张德身边,兰姬便直接对张德道?#39608;?#38463;郎,今朝的报纸,老叔都拿了去,可要到外面买一份?”

            “算了,?#39029;?#20010;早点,想随便看点文字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张德挥挥手,“你也吃点。”

            一边招呼着兰姬,一边给她盛粥,只是盛了一半,老张愣了一下?#39608;?#20160;么时候坦叔有收集报纸的爱好了?唔……”

            府中,白洁一脸的纠结,拉着阿奴的手柔声道?#39608;?#38463;奴,这大概是事发了。也是那两个小子招摇,竟是卖诗,这世上怎有这般有辱斯文之人。如今被他们父?#23383;?#26195;,断然是饶不了他们的!”

            “三娘不必担心!”

            阿奴拍了拍胸口很是自信,“倘若是别的,倒是不好说。只是这卖诗嘛……想来郎君也不会责怪他们。”

            见阿奴笑的神秘莫测,白洁更是纠结,只不过她是知道阿奴从来都是好心肠,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嘲弄她。

            心下疑惑,却还是?#34892;?#24528;忑?#39608;?#24403;真?”

            “比真金还真。”

            阿奴点点头,然后抖开了报纸,啧啧称赞,“好一个张大郎张二郎,还真是有一套。这两首诗,居然让一个亲王,一个县令得了去。”

            说话的同时,阿奴看了看表情复杂的坦叔。

            有点郁闷的何坦之也是无语,叹了口气?#39608;?#37027;李元庆堂?#20204;?#29579;,也真是脸皮厚?#25285;?#36825;点破事,都要来武汉扬名,广告做到报纸上去,也不怕被宗?#39029;?#31505;。”

            报纸上有两个版面刊登了豫州刺史?#21171;?#26446;元庆下乡视察春耕工作的报道,一个算是时政,主要是?#36947;?#20803;庆如何体恤民勤,各种关怀;一个算是文化,主要是?#36947;?#20803;庆视察春耕时感慨农夫辛劳而写的一首诗。

            一般人不怎么好说“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”,但他是王爷,自然是敢说的。

            而且说出来还特别上档次,于是乎就有自发为王爷打广告的“良民”前来武汉掏钱买版面……效果斐然。

            ?#25353;?#31181;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。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。”念叨着这首诗,阿奴掩嘴窃笑,“若非太子实在是背时运,这诗卖给东宫,那是最好。如今给了李元庆,倒也不算便?#36865;?#20154;,他那王妃是戴尚书之女,和咱们家也是有交情在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眼下是说交情的时候么?阿郎要是知道了,定是大发?#20570; ?br/>
            “三娘放心就是。对吧,坦叔?”

            阿奴轻轻地拍了拍白洁的手,安抚着白三娘子的焦躁?#37027;椋?#28982;后看了一眼坦叔。

            何坦之虽说郁闷,但还是点了点头?#39608;?#26377;道是上梁……总之,放心就是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就是,老子做得?儿子做不得?”

            一头雾水的白洁不知道底细,却哪里晓得,说起这卖诗啊……还是当爹的熟练。

            吃了早饭又去盯着生产进度的张德从车间出来后,坐机车厂办公室感慨道?#39608;啊?#27721;安线’只要修通,便是国朝第一样板,将来各地修路,乃至海外铁?#21171;?#34892;,也就无甚阻力。”

            此时贞观朝的地主们实力还?#36824;唬?#19981;趁着他们还弱小的时候一棍子甩成智障,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

            至于海外各督府、宣政?#28023;?#21453;而要简单的多,别说修铁路了,你就是修仙,海外蛮夷都觉得天朝上国技术强。

            李淳风那个妖道把一堆鲸鱼骨头摆放成神龙残骸,不也忽?#39057;?#19968;帮番邦精英团团转?

            “就是太贵了,几百万贯下去,心惊肉跳。”

            ?#25226;?#24120;会社想要修路,怕是殊为不易,一时不察,血本无归啊。”

            ?#32610;?#26159;自然,便是江淮、江?#32454;?#24246;之地,也多是修个弛道,至多并行一条畜力轨道。若非有甚大矿,修这铁路着实没赚头。”

            “铁路之能并非只在运输,倘使丝路亦能通勤。那纵使有敌酋在千万里之外,亦是旋即而灭。”

            办公室里的工?#22374;?#20204;也时不时地吹牛打屁,恰好办公室门被推开,外间拎着水壶进来的一个大工嚷嚷道?#39608;?#20170;日听了一首诗,甚是上口,豫州新息县县令写的《悯农》,连曹夫子、李博士都说好。”

            “甚么诗?”

            “锄?#20504;?#24403;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可上口,可?#30473;牽俊?br/>
            “咳咳、咳咳咳咳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使君!”

            “观察!”

            “先生!”

            一看张德居然喝茶被茶水呛着了,几个工?#22374;?#36830;忙过来抚背。

            “老……老夫……没事。没事!”

            老张一双狗眼圆瞪,心说这诗怎么冒出来的?又来了个穿越客?那必须……不可能啊!

            忽地,他想起来早上坦叔的诡异行为,又想起两个儿子说是去宣州买笔结果买了两个多月都没买到……这其中要是没有联?#25285;?#20182;算是白混三十多年大唐。

            “老夫想起还有要事,先去处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“观察当真无虞?”

            “无?#31890;?#21482;是茶水呛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拿起门口的袍子披上,老张迳自离开机车厂,返转了家?#23567;?br/>
            到了大厅,就见坦叔、白洁还有阿奴已经等着他。

            手里攥着一份报纸的张德,拍在桌子上问道?#39608;罢?#35799;……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  “嘻嘻,大郎二郎学他们大人啊,甚么怎么回事?两首诗换个独霸豫州的物?#25285;?#38463;郎可要兴师?#39318;錚俊?br/>
            阿奴笑嘻嘻地看着张德,却是一点都不怕,和白洁那副忐忑不安的神情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          一旁坦叔叹了口气,轻咳一声道?#39608;?#37070;君,此事……说来话长。”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