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民国谍影 > 第五百九十六章 似曾熟悉(求月票)

          第五百九十六章 似曾熟悉(求月票)

            第二天的上午,行动二处副处长卫良弼赶到总部,将一份密电递交给了局座。

            局座知道这一定是上海情报科发来的情报,现在军统局获得的重大机密情报,大多数都是来自上海情报科。

            分布在各地区的情报分站,提供一些普通情报还可以,但很难获得重量级,有价值的情报,所以军统局的高层都对上海情报科的工作非常重视。

            局座将情报查看了一遍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身处前线的地方部队被日本人收编和策反,对于这种情况,统帅部是早就有所预料的,现在敌我势力交错复杂,广东和福建地处沿海地区,日本人是不会坐视不理的,走到这一步是早晚的事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没有了吗??#26412;?#24231;看到就这一份情报,忍不住问道。

            “报告局座,这一次就这一份情报。”卫良弼诧异地说道,他?#34892;?#30097;惑的看着局座。

            局座看着卫良弼,?#34892;?#22855;怪地问道:“据我所知,日本特高课潜入法租界的特工,被上海情报科一举清除,事情干的漂亮,王汉民已经发电汇报了,怎么,你没有接到志恒的电报?”

            王汉民早就将情报科和日本人的交锋情况,发密电禀告给了局座,因为局座交给他的另一项任务,就是密切关注上海情报科的有关情况,看一看是不是遵守约定,不插手上海站的工作,不生替代之心。

            宁志恒当然也清楚局座的用心,霍越泽清除日本特高课特工,动作很大,在上海法租界里引起了轰动,虽然有功,但是很容易让局座误解,所以也就没有让卫良弼汇报给局座。

            听到局座的询问,卫良弼赶紧回答道:“这件事情我们还没有彻底解决,据我们所知,日本特高课派入法租界的情报人员,一共有三组,我们只是解决掉了一个特工小组,志恒认为这只是小事一桩,还不足以夸功,所以没有让我上报。”

            局座满意地点了点头,看来宁志恒是知道自己的底线,没有搞小动作,刻意违反当初的约定。

            他不愿在纠结此事,上海情报科实力强悍,在日本人的大本营竟然不落半点下风,一举袭杀十多名日本特工,这要是在别的敌占区情报站,早就电报频传,申请嘉奖了,可是宁志恒显?#24187;?#26377;把这事当一回事。

            这小?#28216;?#21475;大了!看不上这点功劳,要不是王汉民汇报,局座根本不会知道此事。

            “对了,后天第三批培训班学员毕业,你安排?#26041;?#36745;和我一起去参加毕业仪式,期间让他去上台?#19981;埃?#36825;是演讲稿,让他多练习练习,别漏了风!”

            局座将一份演讲稿交给了卫良弼,这?#38382;?#38388;以来,局座和黄贤正特意安排宁志恒的替身影子?#26041;?#36745;,在特定的公共场?#19979;?#20102;?#22797;?#38754;,每一次都能够保证?#26041;?#36745;不和熟悉宁志恒的人接触。

            像这种在毕业班演讲的活动,局座都特意不带其他高层前往,只带着?#26041;?#36745;,这样反复?#22797;危?#22823;家都知道行动二处处长宁志恒就在重庆,可是因为有特殊任务很难见到真人。

            “是!”卫良弼上前接过演讲稿,转身退出了办公室。

            局座看着卫良弼退了出去,眼中闪过一丝狐疑,他拿起电话,我打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“向南,你到我这里来一下!”

            不多时,情报一处处长边泽奉命赶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局座将桌?#24178;?#30340;情报交给了边泽,“向南,这份情报你看一下!”

            边泽上前接过情报,打开一看,也是脸色一变,开口说道:“局座,需要我去一趟吗?”

            边泽之前就在广州顺利解决了李江冠的策反?#31119;顺?#24119;幄,布置周密,最后雷霆一击,将李江冠及其同伙和日本特工一举拿下,案子做的非常漂亮,让委员长也大为满意。

            这一次广州军阀黄继善又出现此类问题,边泽以为局座会让他再一次前往,可是他很清楚此一时,彼一时也,上一次去广州,自己带着尚方宝剑,加上广州站的大批人手,且有几路大军为之护?#21073;?#36825;才得以顺利完成任务。

            现在广州已经在日本的兵锋之下,自己孤立无援,要想像上?#25991;?#26679;顺利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
            局座对这些情况早就一清二楚,又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心腹去冒这样的风险。

            他摆了摆手说道:“广州那里已成糜烂之势,杀了一个黄继善又能济什么事?这些?#36824;?#26159;早晚而已,?#36824;?#25105;们既然知道了,就不能坐视不理,你派一个得力的助手去解决这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边泽闻言不禁一愣,但很快从局座的语气中明白了过来,局座这是死马当作活马?#21073;?#26159;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          “刺杀吗?”

            “对,?#36824;?#19981;是现在,广州站现在已经全面进入潜伏,黄继善一旦投敌,留守的这些人自保尚且困难,还谈得上什么锄奸!

            广州站的力量一?#26412;?#27604;较薄弱,撤退之前?#20540;?#31163;了不少人员,这些人员在广州露面已久,勉强能潜伏下来就已经不错了,如果熟悉情况的本地军阀黄继善再投敌,只怕广州站覆灭在即。

            当务之?#20445;?#20320;马上通知广州站迅速转移,同时派遣专员前去指挥,寻机待命,?#28982;?#32487;善真的投敌之后,对他实行刺杀,以正军法,以?#26377;?#23588;!”

            “是,我马上安排!”边泽急忙点头领命。

            局座这是要?#20174;?#32504;缪,提前做一些布置了,他又?#20102;劑似?#21051;,接着问道:“徐安才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?”

            边泽听到局座的问话,恭声回答道:“已经查完了,此人是溺水而亡,据我判断,并不是人为所致。”

            就在一个月多前,国军驻守常德的一四三师师长徐安才,在从驻地回家的?#23616;校?#32463;过一座石桥时,石桥年久失修,徐安才的轿车通过之时,石桥不堪重?#28023;?#31361;然垮塌,致使轿车落水,徐安才被困其中,等众人把他们打捞上来的时候,轿车上的人都已经溺水而亡。

            徐安才毕竟是国军少将师长,他的死很快惊动了统帅部,军统局马上派情报一处处长边泽,先去调查?#21171;?#21407;因,经过多方调查核实,确认徐安才死于事故。

            “你已经确定了吗?确实死于事故??#26412;?#24231;开口问道。

            徐安如的意外身亡,对于局座而言也算不上什么事情,尤其是一四三师并不是主力师,而是后方的一个二线师,师长徐安才更是才能?#25509;梗?#24182;且名声不堪,并不足以放在局座的心上。

            ?#36824;?#19981;知为什么,他总是此事觉得其中?#34892;?#36426;跷,于是临时询问此事。

            边泽听到局座的语气中,颇有怀疑之意,一时间难以领会他的意图,难道局座想从这件事上搞什么文章,他犹豫?#20284;?#21051;,再次问道:“您的意思?”

            局座一听就知道边泽误会了,他哈哈一笑,摆着手说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徐安才虽然不堪大用,但常德是长沙通往重庆的重要之地,我只是为了谨慎起见,多问一句,你实话实说即可。”

            边泽整理了一下思路,把调查的情况数了一遍,随即说道:“事发的当天,常德正值暴雨,许安才原本正在驻军营地,可是小儿子突发急病,他得到消息之后,马上往家赶,可是路过石桥之时,河中水位因为大雨而暴涨,冲击石基,这座石桥年久失修,再加上徐安才的车队经过,不堪重负终于坍塌,徐安才的轿车和警卫连的一辆车辆落水,?#31508;?#19968;共死?#20284;?#20010;人,都是溺水而亡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这件案子有疑点吗?是不是太?#28072;?#20102;些??#26412;?#24231;追问道。

            边泽点了点头,开口解释道:“我之前也觉得?#34892;┐涨桑?#24403;天大雨倾盆,他的小儿子突然高烧,我之后问过给他看病的大夫,说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腹?#21644;?#27700;,又引起的高烧,但是没有发现中毒的痕迹,至于石桥,我们调查时已经坍塌,就算是有问题,我们也查不出来,只能算是他倒霉,偏偏他经过的时候出了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局座听完若有所思,眼中掠过一丝猜疑,思?#21069;?#26188;,沉声说道:“你有没有察觉,徐安才的死?#34892;?#29087;悉的感觉!”

            “熟悉的感觉?”边泽诧异地问道。

            他赶紧仔细回想了一下,最后不确定看向局座,“您的意思是,这种手法很像我们自己人做的?”

            “对,我总觉得事情过于?#28072;?#20102;,可是偏偏找不出半点证据,别忘了做这种事情,可是我们军统局的老本?#23567;!本?#24231;点头说道。

            边泽听到这里,也不敢确定自己的判断一定没有问题,于是开口说道:“局座,具体要说搞暗杀,那可是行动处的本职工作,以前在军情处时期,行动科里搞暗杀的好手有不少,其中最出色的就应该是?#31508;?#30340;第一行动组组长卫良弼,我记得?#31508;?#25152;有对军中异己分子的暗杀,几乎都是他执行的,从来没有出过纰漏,要不这样,让卫副处长走一趟,再调查一下?”

            ____

            《欧神》这是一本超级有爱的书,满满正能量,这是一个小人物一步一步终于成为全人类膜拜的?#20197;?#20043;神的故事……

            :。: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