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我真是镜鬼 > 第一百一十八章:一个真实的故事。(第一更)

          第一百一十八章:一个真实的故事。(第一更)

            月亮湾社区,十七号楼,一七三室。

            一名眉眼之间带着桃色,狐媚儿一般的女人拥着一个外表青涩的女孩,走进了卧室中,将其?#39057;?#22312;了柔软的心型双人床上。

            “媛媛姐,不要这样。”青涩女孩一脸为难,想要阻止对方侵略的行动,手上?#24202;?#25954;用出力道。

            看着她一脸抗拒的样子,陈主管的夫人高媛媛摇了摇头,?#21152;?#38388;的春色散去不少,衣衫凌乱地坐在床头上面,从柜子上拿出了一盒名贵的女士香烟,右手食指和中指夹出一根,点燃,抽了一口,缓?#21644;?#20986;了一个烟圈。

            姿态优雅而自然。

            “对不起媛媛姐。”发觉她的情绪好像?#34892;┑吐洌?#38738;涩女孩?#34892;?#22996;屈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“你有没有觉得我挺贱的?”高媛媛转目望向了她,神情复杂而深邃。

            青涩女孩连忙摇头,刚想要说什么,却被高媛媛摆手制止了。

            “在很多年前,我和你一样,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,渴望爱情,崇敬爱情,觉得这辈子啊,如果不能和自己?#19981;?#30340;人在一起,那?#20174;?#29983;的每一天都会是煎熬,所以理直气壮地对所有人说,我不将就,不凑合,不认命。

            我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那个时候,我爱上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觉得他优雅,有趣,真诚,以及对我好,除了穷之外,一切都很完美。

            我和他一起渡过了半年的幸福时光,半年后,我家人知道了我们的关系,开始不断地追问,他是做什么工作的,一月工资多少,家庭条件怎么样,有没有车,有没有房……

            我?#34892;?#28902;,是的,?#34892;?#28902;。因为我觉得爱情不应?#30473;?#26434;着物质,那应该是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,家人的这些追问,让我?#34892;?#38590;?#21834;?br/>
            后来,他?#20405;?#36947;了我男朋友家庭条件不好,工资不高,就连长相都不能令他们满意,于是竭力反对,以为我将来人生负责的名义,坚决阻止我和他在一起,甚至严令禁止我和他再见面。

            我不同意,我挣扎,我抗拒,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错的,人不应?#27809;?#25104;这么现实的模样。我咬着牙,含着泪,苦苦的坚持着,那段时间,可以说是生不如死。

            我男朋友知道了这种情况,声音颤抖地对我说,要不,?#22836;?#24323;吧,是他自?#22909;?#29992;,怪不了我的家人。我说,我不放弃,余生若不是你,我可怎么活啊。

            在我的坚持下,在父母痛心疾首的指责中,?#19968;故?#21644;他在一起了。结婚后,他拼了命的努力工作,每天都会加班到很晚很晚,?#38236;?#33258;己不成样子。可是人啊,心啊,是最难以自控的东西。看到他这么努力的样子,我很心疼,真的很心疼,但是除了心疼之外,感觉……这日子并不是我期望的模样。

            他日以?#26691;?#30340;加班,没有时间陪我了,经常性的,一天之中都说不了几句?#21834;?#25105;和家人闹掰了,和他在一起,可是,他忙到顾忌不到我的感受,每天每天,我都生活在孤独里面,渐渐地,觉得难熬。

            我没和他说这些,心里就越来越压抑。我知道自己不对,很不对,但这种现实确实消磨了爱情。忘记了从哪一天开始,我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爱的温度了。

            那一夜,他加班,我孤零零的在家里,抱着枕头,嚎啕大哭,哭红了双眼,哭哑了嗓子。

            可是,日子,?#25925;?#24471;这样过下去,只是……开始麻木了。

            后来,有一次同学聚会,我见到了曾经的闺蜜,她开着豪?#36947;?#30340;,身上穿着名贵的衣服,一个包包就是?#30473;?#19975;。她在人群?#34892;?#24471;敞亮灿烂,可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,她在爱情和金钱之中,选择了后者……”

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高媛媛扯起嘴?#20999;?#20102;笑,脸上带着令人心碎的痛楚:?#29100;?#20250;回去后,我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就是很不开心,对象在公司里面可能也不太顺利,也不开心,于是我们就有了争吵。

            一次,两次,三次,各?#25351;?#26679;的争吵越来越多,我越来越累,越来越累,有时候真恨不得死去了才好。深?#24618;修?#24515;自问,这就是我要的爱情?

            在日复一日的?#32431;?#21644;沉沦中,我出轨了,出轨的对象是一个大老板,很有钱,他给我买好看的衣服,给我买名贵的包包,给我丰厚的生活?#36873;?#29978;至,安排了我老公的工作。呵呵,你说,好不好笑?”

            高媛媛咬破了嘴唇,用手指按灭了烟头,洁白的皮肤被烟火烫成熏黑。

            而在她?#24202;?#21040;的房间角落中,两名隐藏在空间中的鬼魂神情也不相同。

            在这一刻,李牧突然回忆起了陈主管在会议室的咆哮:你知道男人在什么时候最无力吗……

            “我错了。”青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说:“这世界没有我想象中的那?#21019;看猓?#22909;?#25749;突?#20154;,我开始分不清了。”

            李牧没有答话,附体在了青涩女孩的身躯上面,对高媛媛说:“看着我的眼睛……”

            从高媛媛的记忆中窃取到黄长盈的一些犯罪实事后,李牧飞出了青涩女孩的身躯,对抓着头发冥思苦想的青峰说:“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就走了?”青峰?#34892;?#21507;惊,他感觉这一趟他们两个就仅仅是听了一个故事,什么都没做呢。

            “不走留在这里干什么?看一出双凤斗?”李牧摇了摇头,提着青峰的脖子,带着他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            “那个,我应该是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了吧?”走在黑漆漆的小区之间,青峰小声地?#23454;饋?br/>
            “将你妻子的银行账户给我。”李?#20102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要来了账户后,李牧打开手机,向其中转账了五百万,并且标明了自己的身份,以及转账是因为青峰的原因。若是任何人包括银行对这笔资金有疑问,可以随时联系自己。

            “谢谢你。”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青峰长长松了一口气,魂体愈发的?#35813;?#20102;起来。

            李牧抿了抿嘴,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盒烟,第二次抽出一根递向了他:“兄弟,抽根烟!”

            :。: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