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帝临鸿蒙 > 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一如无归,此生无归

          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一如无归,此生无归

            岁月天河之中,银白色的水莲之上,雨苍城一阵沉默,双目幽幽,定定地凝视着远处,眼眸中华光烁烁,明灭万千,他在试图看破诸般虚无,?#21019;?#19975;般虚妄,试?#21152;?#26080;尽远处,看到心中想见的那个人,然而,?#19978;?#30340;是,他做不到,即便他神威绝望,可一眸望断古今,却是依旧看不到远方,更无法看到他相见的那个人。

            视线的尽头处,乃是一片漆黑的所在,一片怎么也看不穿的漆黑之地。

            如此以往,直到许久之后,雨苍城方才收回了目光,方才看向了帝宫山的方向,方才看向了帝宫山上空的那座···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的所在之地。

            一阵凝视之后,雨苍城开口了,声音低沉的道:“是时候了,如今,也该是与皇儿以及音儿他们相见的时候了。”

            ···

            帝宫山之上,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巅,也就是第三十四重天帝皇宫阙之上,一座宽大的凉亭之中,羽皇以及帝雪含烟等一众女,正齐聚于此。

            此刻,无论是羽皇,还是帝雪含烟以?#30333;?#24742;心等女,皆是在遥望着空中,遥望着空中的那条血色的无归之路,一个个的皆是在沉默,神色很是不好看,个个紧锁着眉头,脸上满是担忧之色。

            不过啊,此刻,羽皇和帝雪含烟以及倾世梦等女,皆是在但由于,但是,他们所担心的内容,却是完全的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此际,帝雪含烟以及星灵儿等女,所担心的对象,乃是羽皇,他们在为羽皇而担心。

            因为,她们的心中,都是非常的清楚,他们很是清楚,无归之路的出现,代表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无归之路的出现,代表着,即将有一位天苍一脉的传人,将要踏上无归之路离开了,将要随着无归之路永远的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了。

            而?#38405;?#21069;的情况来看,那个将要踏着无归之路离开的人,极有可能是羽皇。

            此刻,她们的心中都是非常的担心,担心羽皇会踏上无归之路,更担心他会从此一去不会,从此永生,相见无期

            。

            而羽皇所担心的事,却不是自己,从头到尾,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,他心中一直所思、所想、所担心的那个人,乃是他的师祖,也就是望云。

            事实上,自从无归之路出现的那一刻起,羽皇便是第一时间,想到了望云。

            当年,自己的师祖,望云正是踏着这条无归之路离开这片世间的,而今,这前前后后,才不过是过了数百年的世间而已,无归之路却是又再次出现了。

            数百米弹指一挥间,如今,路,依旧还是曾经的那条路,然而如今,曾经的那条路,再次出现,可是当初,踏着这条路离开的那个人,却没有出现。

            羽皇很是担心,很担心望云的安危,很担心,他如今的处?#24120;?#22914;今的他,情况如?#21361;?#26159;生···还是死?

            “无归之路?#31354;狻ぁぁ?#30495;的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吗?难道,一旦踏上了这条路,从此,就真的没有归途了吗?难道,登上了这条路的修者,真的就没有活着回来的希望了吗?”不知道,

            具体过来多久,?#22238;?#22320;就在这一刻,一道满含茫然、困惑与不解的声音,?#22238;?#22320;在自第三十四重天帝皇宫阙之上响了起来,这是羽皇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“应···应该不会错吧,如若不然,这条天?#26376;?#20063;不会被换作无归之路了。”紫悦心迟疑了一会,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“是啊,一入无归,此生无归,古往今来皆如是,从无例外。”冷幽幽点了点螓首,附和道。

            “一入无归,此生无归···”羽皇血眸微眯,稍稍沉吟了一会,他开口了,摇了摇头,声音缓缓而坚定的道:“可是,我不信,我不信这会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,我不信···”

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此言一出,在场的诸女先是怔了下,随后,她们齐齐自空中收回了目光,转而看向了羽皇,个个美眸大睁,满脸的紧张与凝重之色。

            “羽,你··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···难道你是打算离开了吗?”片刻的沉默之后,月颜突然出言,一脸紧张的道,说

            话间,她的眼睛始终在盯着羽皇,一眨也不眨,?#36335;?#29983;怕自己一眨眼,羽皇就会突然消失了一般。

            此刻,在场的其他诸女,虽然都没说话,不过,她们也都是如月颜那般,一个个的皆是在紧盯着羽皇,个个面带紧张之色。

            羽皇血眸微眯,一一看了眼诸女,轻声道:“如今,这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,这是我的使命,也是我的责?#21361;?#27491;如,师祖当年所言,踏上天?#26376;罰?#27492;乃每一位天苍传人,所必经的路,这是一个荣耀,无尽的荣耀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···可是如果你走了,我们怎么办?永恒天庭怎么办?”这次开口的是雨情,说话间,她秀眉紧锁,满脸的焦急与担忧。

            “是啊,那可是无归之路,若是你···你像师祖那般,一去不回,那我们该怎么办?#31354;?#20010;永恒天庭又该如?#21361;俊?#38632;听音以及练倾城等人齐齐接话,追问道。

            闻言,羽皇缓缓地摇了摇头,语气坚定的道:“你们放心吧,这条路···留不住我,我说过会回来,就一定会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“行,你要去也行,带上我。”帝雪含烟突然出言,语气坚定的道。

            “没错,你若是要去的话,带上我们。”其他诸女齐齐出言,道。

            羽皇连连摇头,道:“那是天?#26376;罰?#26159;一条?#30343;?#20110;我们天苍传人的路,你们···都去不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我?#20800;?#25105;总应该可以去吧。”蓦然,一直沉默不言的君?#20800;?#31361;然出言,冷冷的道。

            “呃···”闻言,羽皇瞬间看向了君?#20800;?#24596;了一会,道:“你···是我徒儿,自然是有资格,只不过,这一次还轮不到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都别争了,这一次,也轮不到你。”?#22238;?#22320;,就在这一刻,就在羽皇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,一道男子的声音,突然自空中响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哗!

            声音?#31456;洌?#19968;道银白色的光路,倏然自空中铺展而来,一直?#30001;?#21040;羽皇等人的身?#21834;?br/>
            :。: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