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笔趣阁 > 汉皇刘备 > 第七百九十二章 襄阳城破

          第七百九十二章 襄阳城破

            副将疾走,出府心中越想越惊。刚才明明那厮起了杀机,却又不知为何强自按捺了下去。现在来想,只怕是因为外有强敌,他不欲与自己翻脸,免得为汉军所趁。自己前番失利,嫡?#23265;?#25187;甚多,如今已是难以与那厮抗衡。且那厮一心死守襄阳,与自己所思所想南辕北辙。既然那厮对自己起了歹意,莫如先下手为强?

            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副将心中冷笑一声,暗道,如此,却是怪不得某家心狠了。且说主将尽夺副将兵权,将之逐出后,便与左右道:“城?#34892;?#27769;,皆议汉军水攻。果真如此,不知诸位有何策以应之?”

            左右闻言,心道汉军真打算这么干,不想投降的话,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那就是弃城而走,撤往南郡。不过这话他们却是不敢说。眼前这位可是信誓旦旦要死守襄阳,坐等曹将军来援的。这话说出来要是触了霉头,只怕屁股要开花。于是尽皆沉默。

            主将一看,得,汉军一来,自家的?#31185;?#23601;已经弱成这样了。这仗怎?#21019;?#19979;去。眼珠转了几转,便道:“命甲士?#31574;?#22235;城,但有谣言惑众者,斩之。可使士卒清理城中沟渠,多备竹木,倘若汉军真不顾满城百姓死活,引襄水而来,城破之时,可乘筏至城中高处。坚守以待援军。”又吩咐左右近侍,快马加鞭,再往江陵方向求援,让援军加速赶来。

            主将真的是抱定决心要与汉军周旋?#38477;?#20102;。管你淹不淹城,后手先准备好。当然,他心中也未必有赌汉军不会决堤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却?#30340;?#37089;曹纯接到线报,言汉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先败自己派遣出去的援军,又夺下邓县,兵围襄阳后,心中大急,暗骂竖?#28216;?#25105;大事。却又不敢放任襄阳不管。若襄阳?#30343;В?#21335;阳这块地盘的南大门就被关上了,到时南阳发生点什么事,自己就只能干瞪眼了。

            南阳的地理位置有多重要?就如同汉中一样。这也是后世地理区划中,汉中划给陕,南阳划给豫的原因之一。要是?#20040;?#24471;了汉中,鄂得了南阳,这就真不得了啦。

            曹纯不敢怠慢,心想江陵左右无事,便留一部守江陵,自引精兵出城,径往?#26412;?#35140;阳去了。

            却说襄阳副将动了心思之后,忙忙遣了亲信带了亲笔信潜出城去寻张飞去了。既然下定决心要换带头大哥了,那就别拖了吧。本来想着还要在守城战中表现下,好为以后在汉军中的发展铺下路。但一来汉军说是要淹城,二来城中主将对自己恶意满满,那就真的不能再等了。再拖下去,搞不好自己就要悲剧了。那就抢个先手吧。想来有献城之功,汉军也不能亏待了自己。

            消息散发出去了好几天,张飞遥望襄阳城头,见城头之上动静不大,心中暗自嘀咕,不应该啊。怎么会这样?难道襄阳满城军民都是曹氏铁杆,全都不要命了?

            正自?#38485;牽?#24573;有报来:“报!将军,营外捕得一细作,其?#38405;?#35140;阳城中副将遣来,欲见将军。”

            张飞一听,喜上眉?#36965;?#24537;一转身,便坐在主位上,喝道:“快传!”

            须臾,襄阳副将的亲信就被押了上来,见了张飞之后,纳头就拜:?#30334;?#23558;军,小人身上有书信一封,我家主公命小人面呈将军。”

            张飞一摆手,左?#19968;?#21355;就上前,把书信给搜了出来,检查过后发现毫无异状,便递给了张飞。张飞打开一看,心中一乐,果然不出自己所料,城中有人憋不住了啊。既然如此,那便?#21019;?#20154;说的依计行事罢。

            到了约定的时间,这日汉军照例用膳后开始攻城。城上城下正厮杀得正酣,襄阳主将提剑在城头压阵,忽然就有人来报:“将军,大事不好,城中失火了。”

            主将闻言,扭头一看,只见城中多处青烟?#30041;粒?#30452;上云霄,隐隐有火光升腾,又夹杂着?#28982;?#22768;和逃难声。主将心中一震,喝道:“让你等看住那厮,人在何处,先寻来杀了!”

            自夺权之后,主将便使一部人马暗暗监视副将,只要他有所异动,便不管不顾先杀了再说。此时城中火起,主将心中便有不好感觉,只怕是出岔子了,这事除了自己的?#31508;鄭?#36824;有谁能干得出来。

            果然,主将一问,来报信的这个校尉就一脸羞愧的道:?#30334;?#23558;军,下吏无能,让那厮走脱了。”

            主将急火攻心,喉间忽的一甜,脸泛金色,又强自忍了下去,这会再说什么也是多余,自己外有强敌,内有?#35328;簦?#25163;头的人已经是不够用了,杀一个少一个,还是留着眼前这个无能的?#19968;?#21543;。

            于是一摆手道:“你速引兵去?#28982;穡?#37027;厮兵少,?#30343;?#20320;的对手,快去!”

            校尉心中一松,顿时挺直了胸?#29275;?#22823;声道:“必提叛将首级来见!”言罢,转身就去?#28982;?#21435;了。

            主将再看城外,只见汉军的喊杀声又强了几分,心中暗道,汉军果然不会决堤,?#30343;?#22856;何城中出了反骨之人,使我落得如?#35828;夭剑?#23454;在?#24378;?#24680;?#29275;?br/>
            匆匆指挥着人马进行反击,心中却是忧心如焚,不知城中情况如何。此时,襄阳副将以身作饵,引得城中兵马衔尾来追,有意无意之间,却是把四门兵马都弄得一团糟了。而张飞却亲率八百虎卫,潜在东门之下。等候城中反应。

            副将带着千余号人马把城中搅得鸡飞狗跳,却使自己的心腹率得力死士潜至东门。城外汉军围住北门、西门猛攻不止,东门却是有意无意的放过了。

            这会只听得鼓声一起,两百余死士就一声呐喊,?#36861;状?#34903;道中窜了出来,直扑东门的曹军。曹军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          变生肘腋之间,谁能够想得到。张飞侧耳倾听了一阵,确认是东门内发出的喊杀声后,不由大喜,一跃而起,翻身上马,大矛一挥,朗声喝道:“出击!”八百虎贲跟在张飞身后,齐齐一声喊,便径向襄阳东门扑去。

            内应外?#29616;?#19979;,东门瞬间告破。夺了东门之后,张飞只留了一队人马守住城?#29275;?#20197;迎尾随而来的汉军,自己却率了数百部曲,横冲直撞,杀入城中而去。

            襄阳主将还在北门城头指挥,忽然只听得城?#34892;?#21719;不止,百忙之中扭头去看,只见城中火势虽然不见了,但喊杀声却是越来越大了。不禁把眉头一皱,暗道怎么回事?

            正欲遣人去?#21073;?#24573;然一骑气喘吁吁的奔了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道:“将、将军,东?#29275;?#19996;门破了,汉,汉军已杀入城来了!”

            什么!主将闻言,眼前一黑,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左右忙?#21862;?#25206;住。
          五分彩开奖皇恩娱乐
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pmyyo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pmyyo"><tr id="pmyyo"></tr></dd>